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乐趣微盟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85|回复: 0

SNS向死而生:互联网战争里,没有胜者

[复制链接]

331

主题

348

帖子

1321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1321
发表于 2018-11-21 23:06:2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欢迎关注“创事记”的微信订阅号:sinachuangshiji

  文/朱晓培

  向死而生,是万物的宿命。

  壹

  2017年的《王者荣耀》有多火?日活玩家超过5000万人,注册用户数超2亿,换句话说,中国每7个人中就有1个人在玩这款游戏。用“风靡全国”来形容毫不夸张。

  然而,和2002年的《传奇》相比,《王者荣耀》其实没有多么夸张。2002年底《传奇2》注册用户累计突破4000万,而那年全中国的网民总人数才5800万。也就是说每3个会上网的中国人中就有2个在玩传奇。

  《传奇》是陈天桥的第一次豪赌。2001年7月14日,他以仅剩的30万美金获取了Actoz《传奇Ⅱ》在中国的独家代理权。由于花光了资金,后面两个月他只能拿着这张代理权合约去浪潮、戴尔申请试用机器两个月,没想到对方一看是国际正规合同,于是就同意了。就连中国电信也给了盛大两个月测试期免费的带宽试用。

  两个月后,《传奇》开始公测,又过了2个月开始正式收费,同时在线人数迅速突破40万。在那个年代,网游就是传奇,传奇就是网游。随便走进一家网吧,十个人有八个在打传奇,剩下的两个可能是在聊QQ。

  到了2004年5月13日,盛大网络在纳斯达克上市,募集资金1.5亿美元,成为当时市值最高的中国互联网公司和全球市值最高的游戏公司。第二年仅31岁的陈桥天,超过网易丁磊,成为中国的首富。

《传奇》采取时间计费的方式,玩家需要购买点卡才能继续游戏。然而,2006年,史玉柱搞出了“免费游戏”《征途》,改变了中国网络游戏时间收费时代。《征途》也成了全球第三款同时在线人数突破一百万人的游戏。此时,随便走进一家网吧,十个人有八个在打征途,剩下的两个可能还是在聊QQ。

  2016年的Chinajoy早已经是手游的世界,盛大游戏宣布这是它参展的最后一年。盛大游戏创始人之一陈大年在朋友圈里感慨:“最后一年,都去看看吧。”

  贰

  史玉柱搞出免费游戏的那一年,也是微软野心勃勃的一年。

  到2006年4月底,中国已经有710万用户在使用中文MSN和Hotmail电子邮箱。 但微软的野心不止于此。5月11日,微软互联网事业部——MSN宣布和上海联和投资有限公司共同成立合资公司,把MSN正式带入中国。

  坐在广州的马化腾立即感到了背后的热辣与针芒,QQ遇到了最大的对手。

  虽然QQ注册用户早也就过了3亿大关,但当时中国的互联网界一片悲观。时任博客中国网站CEO方兴东说,“腾讯对MSN太轻敌了,迟早要为此付出惨重的代价。”“腾讯目前的用户群和增长率并不足以为傲。因为MSN进来以后,一定是势不可挡的,市场份额很快将要改写。”

  MSN曾是全球用户最多的社交软件,它没有任何限制,畅通无阻,但最终也死掉了。

  2013年3月15日,微软关闭了除中国外的全球MSN服务。第二年10月31日,微软宣布MSN正式退出中国。那天,很多网友为了纪念MSN,启动,甚至专门下载安装了已经长期被遗忘的MSN,然而登录之后,只有一片灰色的MSN小人图标。

  “第一,他死掉不是我们打掉的,是没有赶上社交化,它是给Facebook打掉的。第二,他们中国本土化没做好,一改版,中文字体乱七八糟,盗号,安全这些本地运营不过关。”2016年,马化腾接受前FT中文网总编辑张力奋采访时说。

  叁

  2009年,MSN和QQ激战正酣时,人人都以为开心网可以成为一家超级互联网公司。

  持续的3个月的时间里,四线城市里年近40的李敏,她16岁读高中的女儿,8岁刚上小学的侄女,一起改变了往常规律的作息习惯,每天定好凌晨的闹钟,起床打开电脑,“偷菜”。随后,开心网又推出了两款差不多类型的游戏,“抢车位”与“朋友买卖”。

  凭借这几款社交游戏,开心网一年吸引了近6000万的用户,坐上了中国社交网站的第一把交椅。

“抢车位”与“朋友买卖”,并非开心网的原创,而是脱胎于Facebook上最火爆的两款社交应用“Parking War”与“Friends For Sale”。恰恰是像这两款游戏一样基于Facebook开放平台的网页应用,让Facebook超越了此前一直压在自己头上的MySpace。

  这一年,开心网与他的外国师傅Facebook距离异常地近。2009年年初,Facebook的用户数量为1.5亿人。

  开心网的突然崛起,让当时的中国最大的SNS社区,校内网(2009年更名人人网)的拥有人陈一舟坐不住了。

  程炳皓的开心网成立于2008年3月。陈一舟就在2008年10月,上线了SNS社区“开心网”(kaixin.com)。两家开心网的名称完全一样,网址也非常接近(程炳皓的开心网网址为kaixin001.com),双方为此开始了旷日持久的诉讼战。

  直到2010年10月,这场历时一年半的”真假开心网”官司才正式宣判。千橡互动被判不得再使用"开心网"名称,但仍可沿用 kaixin.com域名。虽然官司输了,但人人网实实在在地获取了数以千万计的用户。而开心网却在2010年深陷泥潭,用户流失率高达65%。

  从2012年起,开心网就进入到手游市场中,推出了一款名为《一统天下》的手游,推出仅一个月就实现了100万的营收,也就此告别了平台公司的梦想。2016年7月21日,程炳皓宣布辞去开心网的职务。

  肆

  一度,陈一舟似乎是笑到最后的那个人。他先是收购了王兴的校内网,又打垮了开心网。2011年,人人网赴美上市,市值超过79亿美元,是当时中国市值第四高的互联网公司。

  他转型经验丰富,从SP转猫扑,从猫扑转校内。我们历史上转型的次数很多,然而,最终还是倒在了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春风里。

2013年的春节,移动互联网全面转型之际。陈一舟发出呐喊,“要找到在沼泽中行走的鞋”。他说:“过去一年,中国手机上网用户首次超过PC,互联网公司都在向移动互联网转型,这是大趋势,不管你是打算长期干下去,还是干三年就走,都必须转型。对于整个行业来说,又到了生死攸关的时刻,To die or not to die。”

  5年之后,人人网作价6000万美元被卖掉。

  在王峰十问的对话中,陈一舟引用《老二非死不可》这本书,认为,人人网的失败,一部分原因是腾讯太强。“只要有网络效应的互联网业务类型,演化到最后都会只剩下一个最大的,占到整个行业90%以上的价值的大家伙。”

  “一个可以证明的事实是,开心网是QQ农场阻击成功的。QQ农场把人人开放平台上开心农场原代码买过去,自己运营,把Qzone用户大部分导过去了。你可以看到当时的Alexa曲线,QQ农场推出以后,Qzone增长迅猛,而人人和开心网增长曲线马上平下来了。农场偷菜是中国互联网的一个首创,也是各国社交网络崛起的重要原因。但是你看发明偷菜的上海五分钟公司好像也没了。商业竞争是残酷的,当然程炳皓会恨我。将心比心,如果换我,我也会恨他。”

  陈一舟觉得,如果没有QQ农场,人人网会活得更好一点,开心网也会上市。但是,如果腾讯最后还是祭出微信,老二老三还是非死不可。

  但程炳皓的反思要比陈一舟深刻许多。2016年,退出开心网时,程炳皓就想明白了:“假开心网”打败了真开心网吗?是微博、微信打败了开心网吗?都不是。

  虽然,在战争中遭受了很大的损失,竞争对手的的用户群很相近,也有很大的影响。“但是我们的用户活跃度下滑,是产品自身的特性和生命周期导致。”新的竞争对手的出现,只是加速了这个过程。

  如果陈一舟还看过《人类简史》或者《世界简史》,就知道演化没有尽头,世界上也没有永恒的老大。新物种总是会取代旧物种。

  赫伯特.威尔斯在世界简史中写道:“在安定的环境中,新出现的物种往往被压制、难以发展,因为最能适应环境的物种是那些已有的物种。然而,在新的环境下,恰恰是已有的物种会遭受折磨,新的物种往往能够抓住机会生存下去。”但实际上,”所有灭绝的物种,都有缺陷。”

  互联网行业的竞争,是如此的激烈而残酷,每一个入场者都不敢怠慢,全力前进。它的残酷之处恰恰在于,对手们每前进一步,或者没出现一个新的对手,就意味着环境又发生了新变化。互联网中,永远没有安定的环境。互联网中的人,时时刻刻的都要面对人生最痛苦的事情之一,“重新学新的谋生手艺。”

  伍

  回看那场人人网和开心网的SNS大战里,除了开心网,人人网还有QQ农场、Myspace、天涯、西祠。

  “希望校内网的照片一直在,因为有时候也想去回望青春。”今天,人人网的老用户如是说。

  就在人人网卖身前后,南京本土BBS西祠胡同发布公告,宣布将关闭“近三个月管理消极、发帖不活跃”的讨论版。

  作为国内最早成名的社区网站,西祠胡同成立于1998年,2000年就达到鼎盛状态,注册用户超过3000万。那一年的五一,西祠搞了第一次大型网友聚会,很多著名节目主持人和西祠人物都来了,连玄武门都被挤堵车了。江苏电视台还为西祠网友打造了一台元旦晚会。

  而从1994年到2019年,这25年里,中国互联网历经门户为王、网游兴起、搜索胜出、网络文学问世、视频争雄、电商混战、千团大战、社交热潮、O2O大潮、直播纷争、无人货架蜂拥、短视频爆红等或长或短的风口。

  这中间,千千万万的创业者身处互联网大潮中。

  邵亦波在1999年8月创建了中国第一家C2C网站,易趣网。等到2002年注册用户就超过了300万,行业占有率超过80%。然而,2003年,邵亦波决定以2.25亿美元的价格卖给eBay。

  时隔十多年后,邵亦波坦诚,没想到电子商务的市场会做到这么大——阿里巴巴的今天市值3750多亿美元,今年最高的时候还曾达到5000亿美元。当然,今天的阿里巴巴并不是只有电子商务这一件事,而是延伸出了支付、物流、云计算等更多的业务。

  和易趣几乎同时,侯延堂利用业余时间开发了著名下载软件FlashGet(网际快车)。FlashGet最辉煌的时候,曾独占超过95%的市场份额,它那句下载成功后的弹窗“恭喜您!您正在安装全球最多人使用的下载软件”丝毫没有夸张。

  迅雷创始人邹胜龙曾调侃说,多亏了侯延堂沉迷网游《魔兽世界》,让网际快车停止更新长达一年,这一年里迅雷更新了29个版本,得以超越。

  很早的时候,侯延堂就以1000万元的价格将网际快车卖给了ZCOM公司。1000万元放在任何一个曾经做到行业第一的互联网公司里,都不多。但是,侯延堂也许比邹胜龙活得更洒脱。毕竟,即使做到了行业第一,迅雷依然深处沼泽和混沌,现在,看起来在区块链里迷失了方向。

 有一次,一位创业者感慨:王兴说创业是九死一生,其实应该是向死而生。互联网战争里,没有胜者。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乐趣微盟 ( 青ICP备11000010号-2 )

GMT+8, 2018-12-15 05:19 , Processed in 0.143244 second(s), 25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3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